麥翠云:日常師父慈悲的眼神 還是很深刻

2017.12.20

麥翠云(廣論班:港15宗001)退休前是特殊學校的老師

「原來真如老師雙眼真的跟師父無異無別的,一 樣的慈悲。」

麥翠云退休前是特殊學校的老師。當時她有一位佛教徒同事,常常送佛學書藉及鼓勵她聽佛學講座。1996年,同事及其先生在佛教青年協會報名參加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班,便拉她一起報讀。之後便開始學習《廣論》。

當時是「H班」,慧達法師及慧進法師帶第一堂,法師解釋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就像樓梯從第一級起,一級一級走上成佛之路,對佛法完全不認識、初學者乃至學佛已久的人都適合讀。聽到法師開示,就思惟自己對佛法的認識是零,暗地立志要努力學習。接著請錄音帶聽師父開示,日常師父的聲音很親切,如同大學教授講課,有點口音,聽到道理卻很舒服,但只是聽而已,並不很懂,只是很歡喜聽日常師父開示。

好:好人好事     云:麥翠云

好:甚麼時候開始做義工?

云:《廣論》班的關懷員是李燕君師姐,她經常關懷我,身心靈各方面都關懷到位。學了近兩年,燕君師姐鼓勵我做義工,做兒童讀經班老師,教小孩學習四書五經等儒家經典,一做就做到現在。

好;為甚麼會在基金會做全職?

云:初期只是做義工,之後又有機會做《廣論班》班長及關懷員。13年前在一個活動的許願樹環節,祈願做半職,再慢慢轉做全職,漸漸減少學校工作,讓學校及家人慢慢接受,感激佛菩薩一直在幫助自己。

此外,日常師父圓寂未能請假到台灣悼念,也成為我決定提早退休的一大動力,因為內心對如此身不由己有很大感受,想想是時候要抉擇了。剛好教育署提出自願提早退休計劃,便計劃申請,最初跟先生商量他未有答應,之後經過不斷祈求,再找機會與先生溝通,表明自己很想申請,希望他答應,最後他終於答應了,但第一次申請沒有獲批准,之後再申請才成功。

退休後便做長期義工,其後台灣教育組黃珠釵老師問我為什麼不申請當基金會全職?便說明原因是全職要上班六天,因要照顧家庭暫未可以,珠釵老師說可以嘗試申請做金鑽全職,金鑽全職是上班五天的,那便可在假日照顧家人。

好:基金會在香港推動讀經多少年?有甚麼困難?

云:在香港推動兒童讀經已有17、18年。初期以廣東話推動小朋友讀四書五經,有很多家長帶小朋友參與讀經。後來有法師來港時指導,香港推動的方向,不一定跟台灣模式完全一樣,兒童讀經班可以順應香港本土文化。台灣辦教師營後,有老師在學校推動讀經及德育教育。其實香港亦曾辦教師營,但參與的現職老師不多,所以在香港推動福智教育事業最大的困難是現職老師學習《廣論》不是太多人。

直到真如老師出現,有經典教育、關愛教育、觀功念恩、善行小點滴、品德教育等。香港較少在正規學校推動,主要業務在星期六、日開兒童讀經班,這樣每星期一次上課,對小朋友持續影響是不太顯著的。其實基金會也有默默承擔的現職老師,在學校努力推動日常師父的教育理念、推動德育,都有很好的成績。

好:學習《廣論》20年了,請分享跟隨日常師父學習的小點滴?

云:日常師父在10多年前也常來香港,住在普明苑,自己經常鼓勵同學到普明苑聽開示,感覺非常受用。當時其中一位新同學麥宋發師兄,他第一次上普明苑見日常師父,就被安排坐前面第一排,覺得新班員與師父很有緣份,看到日常師父教化眾生的慈悲智慧,非常感動。

記得自己有一年參加教師佛七,當教師的都要等暑假才有假期參加佛七。暑假天氣很熱,當時有兩個暑假佛七,自己很想去第一個,因為人較多,師父每次都會接見海外同學,自己已報名。後來燕君師姐問我可否轉去第二個,因可與另一位參加同學互相照應出發,我答應了。之後出發到達台灣會合一位女士參加佛七,總共3個海外參加者而已,心想只有三個人,師父應該不會接見,怎料接到通知,師父要在東教室接見我們,真是喜出望外。當時因人少近距離見日常師父,師父燦爛的笑容,慈悲的眼神,到現在還是很深刻很深刻!日常師父看著我們三個,對我們的讚嘆特別多,把很多教授教誡傳遞給我們。我得到一個啟發:只要生起一個利益別人的心,自己反而會得到更多更好,謝謝師父給我一個很深刻的、心與心的傳遞!

好:去加拿大學習,親見真如老師,生命有沒有突破?

云:這次能夠成行,對怯弱的自己而言,也是一個突破。本來是報名11月出發的,後來知道法師會嘗試為香港申請多些名額,自己想到要見老師,能早一刻就不要遲一刻,因為機會到來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。故先提起要見老師的心理準備,再跟家人溝通,並及早處理在基金會的工作安排。當時還有兩位同學跟我一起報了名,仍要等候待審批,結果等到出發前一晚才有確認消息。感恩性者法師之前在電郵內提策我們,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要放棄!那晚整晚開著whatsapp,等待訊息,因法師在加拿大時差的原故,要凌晨才能有結果。當天凌晨3時終於收到消息批准了!負責機票的同學即時跟旅行社訂票,我們當天中午就出發往加拿大學習了,真是十分感激團體上下的熱心幫助!觀察到自己能堅持最後一刻,真是感受到跟著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學習有多麼重要!感恩老師慈悲利益我等,自己資質能力不是很好,但當時學習的歡喜心是很真實的,因為很想自己學得好,很想讓師父老師高興。記得當老師在結業式頒發學習護照時,近距離看著老師的眼睛,就像看到師父一樣。老師雙眼,跟日常師父一樣的慈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