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紅中醫師:病人的痛苦來自心靈

2017.12.26 文:古卓嵐

05年考獲中醫執照後去內地實習

港大專業進修針灸課程的畢業禮

「自己是學生,病人是最好的老師。」

兒子承傳了家族的中醫醫術,現在在南京就讀中醫系

身披一件無垢的白袍,背靠幾座藥櫃放有一應俱全的藥品,左方可能發現幾部難懂的精密儀器,右方角落或會放著幾本專業醫學書藉,那位象徵理性與權威,看似永不生病的醫者,莊嚴而冷靜地等待您叩門而入。 您,有類似的 求診經驗嗎?

這次好人 專訪,找來註冊中醫師李紅,她自一九九七年來港從醫,在二零零六年更成立自己的診所;其後,她的心境遇上障礙一度停止行醫,直至去年六月才再次下定決心開辦診所。借助她 的歷程,好讓我們剖開醫者的心靈世界。

醫生也是人,也會病

二十年臨床經驗告訴李紅,病人痛苦多來自「心靈」:家庭壓力、工作壓力,心出狀況,身體便出事。沒有例外,李紅知自己也有情緒,也會生病。李紅憶述摯親的媽媽在二零零四年過身,很想否認她已離開自己,很想知她到哪處去;同時,兒子經歷反叛期,使自己心煩擾惱,深陷雙重迷惘的沼澤。

不懂自醫,何以醫人?李紅肩負家庭壓力為病者診症,有時想關懷病者,卻發現自己也遇到類似的生活困境,眼見病人一次次覆診,一次次複述同樣的心病,始承認自己不懂根治他人的病,也不懂根治自己的病。

李紅位於尖沙咀的中醫診所  


心藥何處求?

「為何人會有這麼多煩惱?」李紅一直叩問。自知能力有限,卻仍要面對源源不絕的病者,她身心始不勝負荷,一度拖著高燒的身體診症。她漸漸被消極的念頭所侵擾:無奈,想放棄,很想放棄,很想停一停……

長此下去不是辦法,李紅開始想,若然有方法能解決自己的問題,便也可幫上病人。她四處搜索,甚至反問病者有什麼方法可以介紹:坐禪、唸佛號等等,只要能幫得上忙的方法也要試試。

直至二零一一年,透過病者推介,李紅接觸《廣論》,加入研討班,真正踏足佛法。在佛法中發現曙光,她打算暫停工作,一場重病成就了契機,讓她決心要啟動一次長期的心靈進修計劃,專注修學佛法,學好後再回來幫助別人。
勿忘初心,休息為了什麼?

三年的養病過程中,天天心靈安樂,也沒有工作壓力,李紅開始滿意腳下的生活狀態。她恐怕再次行醫又會搞垮身子,漸漸厭倦了重辦診所的打算。

「這樣一路下去真的可以嗎?」有人向李紅提出詰問。李紅知道,自己慢慢變得自我中心,不再想在自己能力範圍可為別人做些什麼,不再想學習為了什麼,休息為了什麼。一次參訪台灣南海寺,李紅看到一段影片講述她修學佛法的老師為了與自己重逢,為了世界各地所有同學團圓的那一天隱姓埋名,奔波勞碌了十載,她深受感動,終切斷紮根心中的自私,重拾醫者身份。

醫病的學生,患病的老師

李紅最後反省,自己其實是學生,病者是最好的老師。原因之一,病者願意把身體寄託於自己,詳述自己患病的過程、服藥的反應,成為她的臨床經驗,提升醫學水準;原因之二,透過反觀自照,她從病者訴苦之中發現自己的病,驅使她回歸一名病人,對心藥感到渴求。原因之三,病者無私的分享,終讓李紅深入佛法的世界,值遇心靈的醫者為自己開方療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