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媽我想對您說 - Gordon

2017.12.26

親愛的爸爸、媽媽:

印象中好像沒有跟您們寫過信,是嗎?回想起來,從中學到現在,我一直忙東忙西的,沒有真的跟您們敞開心扉過,很抱歉 。早前母親節重看以前的家庭錄像,才認識到媽媽的時髦和爸爸的魄力, 原來,爸媽曾經這麼年輕!

細看錄像,爸爸總是觀察著整個世界的走向,八十年代帶家人到美加旅遊時,就一直想著我們一家應該如何走下去。 到了今天,我才開始感受到爸爸的心意,其實就是很簡單地,希望我們找到一條可以有尊嚴、有自由、跟世界共處的路。以前跟爸爸談及未來前途,我總是感到有點壓力,好像要辯解什麼,現在才體會多一點,爸爸只是很單純的,希望我找到一條穩當的路 。

媽媽曾跟我說,她是一個追求自由的女生,不知道從那個獨立的女生變成我們的母親,經過怎樣的心路歷程? 媽媽陀著八個月大的我,坐長途飛機的經濟客位從香港到加拿大,把我生下來了,因為要抱我,手腕也受傷了,要帶假手保護 。回到香港,又開始幫我找學校,因為我還是糊裡糊塗的,結果面試不成功, 要爸媽多次央求老師才順利入學。還有一次我過馬路的時候,有一輛消防車駛過,要不是媽媽叫住我,我就要撞上了,當時媽媽救我的聲音,我到現在還記得。小學時我還試過拿著300塊在街上「揮動」,媽媽剛好在巴士上看到我,嚇得半死,馬上下車陪同我,怕我被搶劫去了。

本年五月從寺院體驗回港, 得知媽媽的視力也開始退化,爸爸一開始也有點擔心,可能要動手術了。 看著爸爸媽媽,從風華正茂的年代,搖身一變變成現在的年紀,才發現爸媽真的花了一生很大部分的時間在我們身上。我嘗試幫媽媽按腳底的穴道,讓媽媽的眼睛可以好過來;做了母親節的家庭影片,讓我們一家人回顧以前的開心時光; 開始在家裡弄早餐,希望爸爸不用擔心我們的飲食。媽媽也很積極的,心裡做了很多面對視力衰退心裡該做的功課。但是,爸媽,其實看著您們, 心裡還是有點沈甸甸的。怎麼解釋呢?

記得小學時,我曾經問媽媽,「爸媽年紀漸長後,怎麼辦呢?」 到了現在才發現, 身體還是會隨時間變化,年齡的增長還是不會停止,無論做什麼,有些事情還是不知如何解決 。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?什麼是快樂?」 有一次,姐姐和我問爸媽。 我們都沒有結論。或者, 我能做得,就是努力把這個答案找出來,而且是認真的找,鼓起勇氣,如約2500年前的佛陀、現代的師父、上師、一行禪師、Ven. Yongey Mingyur Rinpoche、Matthieu Ricard等等善知識,非要把這個生命的缺塊填補起來不可的。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把我體會到的跟爸媽分享時,就算不能給爸媽什麼令人豁然開朗、如釋重負的解答,也能給爸媽一個參考, 令您們微笑地回首。這是我看到冰箱裡爸爸為我們準備的果汁時,心裡慢慢泛起的波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