誠食,讓風暴平息 - 每一天,更安心的選擇

1970.1.1

《誠食》,讓風暴平息。想為您說一個故事。某個世界創造了上億種生命。其中一種小生命初出生的時候,與眾多生命一樣,眼睛緊閉,對世界無所知...

想為您說一個故事。

某個世界創造了上億種生命。其中一種小生命初出生的時候,與眾多生命一樣,眼睛緊閉,對世界無所知。摸黑啜飲母親的乳汁,是小生命與外在世界的首次連繫。自此之後,嘴巴成為了認識世界的重要媒介。小生命成長的過程中,喜歡把眼前的物件通通放進嘴裡,舔舔看,咬咬看,質感是硬的軟的,味道是甜的苦的,都能為小生命探索世界的旅程提供可靠資訊。有一天,小生命長聰明了,知道如何按著自己的需要,為外在世界塑形;也創造了好多職業,為做更大的事而分工。這一天,空氣中增添了一種名為「自信」的粒子。

一天復一天,「自信」的粒子一分為二,二分為四,數量多得化成一股強烈的氣流,吹起地下的物件,甚至把小生命逐個捲到天上,旋轉迴盪。小生命的城市都翻起風暴,只有少數使用了某些方法,不被吹走。這些少數份子死守舊的觀念,沿用舊的方法,過著舊的生活,天上的小生命都得意洋洋地嘲笑他們:「哈哈!我們都會飛了!你們傻傻的還在地下爬行!」

直到最近,食物突然變得不能吃了。當然啦!當小生命還在地下的時候,他們努力創造很多新東西,東西很多卻不能吃進肚裡;當小生命被捲上天空之後,天空卻沒有食物,只有一堆鏽鐵、鋼筋、磚頭被一塊翻到天上去。天上的小生命仍然自信滿滿,打算用自己的方法補充身體需要,自製了形形色色的營養混合物,滿足了需要,味覺卻失靈了;更可怕的是,營養劑不夠分配時,偽造的營養劑滲入社群,讓小生命互相毒害,殘殺,事態竟到達了一個令小生命恐慌的地步。

住在天上的小博士自信滿滿地為災難診斷出數個成因:「哦!是管治制度出了問題!」、「哦!是市民太無知了!」、「哦!是發展模式的錯!」可是,他沒有想到解決方法。另一邊廂,好奇的小記者開始留意到地下的生活,比起在天上飄來飄去,吃不飽,睡不好的日子,那種原始生活方式更安心。小記者抓著一棵老樹的粗藤,沿著樹幹往地下攀爬,爬到根盤的位置坐下,靜靜地觀察地下的生活。遠看是無際的田地,離她五步之遙的小土坑裡養著一顆顆小馬鈴薯。好久沒有吃過天然食物的她仿佛發現黃金,身體前傾,一手抓著樹根,另一手嘗試伸向馬鈴薯……不行,太遠了,稍為放開手便會再次被強風吹起。

利他,才是最大的自利。難的、沒人要做的,才正需要我們去做。
——日常老和尚

「把手給我吧。」小記者沒有注意到一早站在旁邊的老爺爺,老爺爺站得四平八穩的景象也叫她驚訝。老爺爺右手拉住她的手臂,左手往她的肩膀輕拍一下,說:「村裡邊位於風眼區,讓我帶妳到那邊休息一下,也讓妳嚐嚐我們村的小菜吧。」小記者走過阡陌交錯的小徑,附近各種農作物的色澤能湊成一排七彩的光譜。終於到達小村莊的入口,很多村民都前來歡迎老爺爺的歸來。老爺爺向村民講述遇上小記者的經過,又讓小記者說說自己走下來的原因;小記者簡單交代了天上食物短缺的情況,又問村民為什麼他們能不被風暴吹起,這麼一問,竟惹得村民都捂住肚皮大笑。老爺爺只說了一句:「看來我們真的非常幸福呢!」正當小記者皺起眉頭之際,她才突然發現自己的肩膀上出現一條幼細的銀絲伸向老爺爺,那條銀絲堅韌卻極具彈性。她更驚覺,老爺爺身上黏著數十條同樣的銀絲向外延伸,與其他分支接合,分支又連繫到其他每一個村民的身上,形成網絡,集體的重量終於穩住了每一個小生命。老爺爺掀起一條銀絲說:「外面的風暴與這一根銀絲的構造並無異處啊,都是由我們的心念所構成的呢!那麼分別在何處呢?哈哈。」此刻,小記者已然成為村莊的一份子,決心要把這裡的生活都記錄下來並傳到天上,希望未來某個時空下天上的小生命能重回大地之中享受食物,享受置身於集體的愉悅、安心。故事完畢。

要平息風暴,先要逆風而行!看福義軒與里仁合力孕育出天真無邪的零添加胚芽餅寶寶,如何在添加成風的零食競賽中突圍而出,成為新寵兒;也看100%純米粉如何在真偽莫辨的世代裡,黏韌地牽引著永盛四代「堅守純粹」的原則,我們知道最壞的時代總是存在一班傻人,頑固地,認真地維繫一個「吃的避風塘」。農藥肆虐,死神的毒鐮刀不辨人禽,勾走了負責除草的無知少年,擇地棲息的無辜水雉、赤蛙。李禎峰的有機桑椹、楊文石的有機睡蓮、林丙火的有機菱角,多少有機農作的成果在憐憫中誕生……轉型有機的過程又如何?栽種有機茶的陳光博初出茅廬,便飽受茶葉市場歧視;面對長達三年的失收慘狀,家人白眼,是甚麼一股力量令他選擇收起眼淚,挑戰下一個三年?

須要《誠食》,須要以食材之「真」找回街頭巷尾的信任

啊呀,日常老和尚,里仁背後的精神領袖,為什麼您就認為食物通路可以拯救世界?曾發生過一件事,甲農田冬季收成突然爆量,預料以外的豐收未必好事,與需求不符的過剩品只會造成大浪費。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,從商是件孤獨的事,一般小農遇到同樣的處境又能期待誰會伸出援手?里仁急救隊伸出了援手,不忍農友的心血付諸流水,隨即在凌晨時份逐個廠商致電,拜託他們把過剩的作物製成蔬菜汁或餡料。結果,里仁門市銷量上升,加工廠市場擴張,農友獲得意外回報,顧客的選擇增多,眾人一齊迎來「大四喜」局面。農農之間,商商之間,農商之間,以及製作者與食用者之間,一道道牢不可破的鐵閘都要被您粉碎,社會脈絡再次打通。

我看今天,巧克力還象徵著情人節的心意,幾粒湯圓還能把家庭成員粘在一起,飯局還是老友相聚的最佳選擇,食物與人情如影隨形。食安問題之所生,正因為人對食物背後情之所在一知半解,吃者吃不出感情,製作者便看不出注入感情的必要。所以,時代須要《誠食》,須要以食材之「真」找回街頭巷尾的信任,以製食之「誠」修復一家大細的情誼,最終以「誠」品之「善美」平息食安危機的風暴。

古卓嵐.與其說喜歡寫文字,不如說更喜歡語言本身。興趣是在信仰人有真善美的基礎上,觀察浩瀚宇宙中本無關係的生命之間突然相扣一起,又擦出星火的每一個剎那。假如您有些話來自善良的心,請說吧,別讓它又消散於空虛之中,請把它提煉成他人的燃料。